大国博弈:美国有增长,中国有市场

2018-07-06 来源:网络整理|

核心提示:大国博弈:美国有增长,中国有市场---改革开放的内在需求、庞大的国内消费需求,将成为中国在博弈中的强大支柱。

  改革开放的内在需求、庞大的国内消费需求,将成为中国在博弈中的强大支柱。

  1 中或最赢

  随着 7 月 6 日首轮加征关税日期的临近,中美贸易战一触即发。

  综合各种因素分析,这轮“大国博弈”早已超越单纯的贸易战,在多个层次发生碰撞:

  贸易战

  科技战

  体制战

  这既是“修昔底德陷阱”的必然,也是“特朗普-班农”民粹主义的躁动。因此,中美之间的大国博弈会趋于长期化、多层次化,我们应有战略定力去应对。

  开放倒逼改革,历来是中国社会进步的法宝。从这一大视角看,中美贸易战无论结局如何,都会促进中国的改革开放,中国都是赢家——中或最赢,seriously 。

  即使就短期贸易战“掰手腕”而言,中国也无须焦虑:美国有增长,中国不仅有增长更有庞大的市场。改革开放的内在需求、庞大的国内消费需求,将成为中国在博弈中的强大支柱。

  2特朗普的底气:美国经济增长强劲

  特朗普在贸易战中咄咄逼人,除了民粹主义思维之外,其底气更来自美国经济的强劲增长:

  6 月 29 日,标准普尔把第二季度美国 GDP 增长预期上调 0.5% ,提高到了 3.9% 。

  美国当前的总体失业率跌至 18 年来的最低点 3.8% ,非农就业人数 5 月增加了 22.3 万个岗位,好于预期。

  美联储 6 月初发布的季度经济预测显示今年全年美国经济将增长 2.8% ,略高于 3 月份预测的 2.7 % 。6 月 13 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处于“良好状态”。

  消费者信心接近过去 17 年来的历史高位,5 月份核心零售额连续第五个月上升。

  但是,理性的经济专家倾向于认为,美国经济的繁荣已经是“迫近尾部”,主要原因是:

  第一,美联储加息和 QE 退出的影响。美联储在 6 月货币政策会议后如期加息,这是今年以来第二次加息,也是 2015 年底启动加息周期以来第七次加息。

  第二,财政刺激效应的逐步消退。美国政府 2017 年年底出台 1.5 万亿美元的税收政策以及 1.3 万亿美元的支出法案,但刺激效果很难长期延续。

  美国财政刺激计划在 2019 年晚些时候消退,恰逢美联储计划在 2019 年第三次加息。届时,美联储基金利率接近目前估计的 2.9% 中性利率,这使美国的收益率曲线有可能接近危险的倒置状态。利率曲线水平倒置往往意味着即将出现经济衰退。

  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认为:美国最大的风险依然在于经济增速放缓,美联储在货币政策上“收得太紧”可能会加剧这一风险。

  标准普尔首席经济学家伯维诺表示:预计到 2020 年,美国 GDP 增长速度将放缓至 1.8% 的长期平均水平。近期经济增长和控制通胀之间的平衡比我们目前预期得要更加难以维持。预计到 2020 年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将达到 1.0 万亿美元,从占 GDP 的 3.5% 增长到占 GDP的 4.8% 左右。

  美联储前主席本·伯南克在 6 月初的演讲中表示,个人和企业减税 1.5 万亿美元以及特朗普总统签署的联邦支出增加 3000 亿美元,将让美联储各方面的工作更加困难。刺激措施会在今年和明年大幅影响经济,然后到 2020 年出现急剧下降的状态。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哈祖斯(Jan Hatzius)认为,来自美国金融状况的推动力逐渐转向负面,美国的经济增长率很可能从现在开始放缓。美联储自己预计,到 2020 年底,联邦基金利率将在 3.25-3.5% 区间。高盛认为,这一目标可能在 2019 年底前实现,这反映出在未来七个季度 ,,美联储每 3 个月加息一次。当前债券市场并未反应出这一趋势。

  此外,一旦爆发贸易战,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也势必受到冲击,特别是处于历史高位的美国道琼斯指数,有可能迎来一轮股灾。

  因反对关税战而辞去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任的科恩说:

  特朗普的关税将抹掉税改带来的全部经济收益——特朗普政府的主要政绩。

  贸易战的“阵痛”,也会戳破民众对“特朗普主义”的幻觉。全球三大信用评级公司穆迪指出:

  特朗普关税将使每个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花费增加 80 美元。如果特朗普继续额外增加 1000 亿美元商品关税且中国采取同等反制,则每个美国家庭生活成本将上升 210 美元。

  3 中国不仅有增长,更有市场

  迄今为止,中国以世界第二大 GDP 的体量,依然保持 7% 左右的高速增长,堪称世界经济的关键动力。

  不仅如此,中国经济正在进行深刻的“再平衡”:从出口拉动转向内需驱动。正如十九大报告所指出的:

  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这不仅是中国企业的机遇,也是全世界的机遇。正是出于这一战略考量,早在 2017 年 5 月,中国就宣布从 2018 年起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当前,目前中国居民消费占 GDP 比重为 39% ,远低于 60% 的世界平均水平。因此,中方大量增加进口也是中国经济再平衡的内在需求,同时顺应了民众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 2017 年中国国内贸易发展回顾与展望》报告显示,2017 年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贡献率达 58.8% ,比 2012 年提高 3.9 个百分点,连续四年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引擎。

  从 2007 年到 2017 年,中国家庭消费总额从仅为美国的 13% 升至 34%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到 2027 年,中国的消费总额将达到美国的 74% 。

  中国连续 5 年居全球第一大网络零售市场。

  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和全球 TD-LTE 倡议(GTI)发布联合报告称,到 2025 年,中国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 5G 市场,届时中国的 5G 用户数将达到 4.3 亿,占全球总量三分之一。

  当然,增加进口是有重要前提的,刘鹤说:

  中国有庞大的中等收入群体,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这个市场具有高度竞争性,如果想在中国市场获得份额,出口国必须要提高自己产品和服务的竞争力,让中国人民愿意买。中国不仅愿意从美国买,也将从全世界买。

  随着中国居民消费需求的升级,那些能提供高端、创新消费的企业将更具优势。显然,这是属于欧美跨国公司的巨大蛋糕。

  从竞争格局上讲,在中国市场,美国企业面临的主要对手是欧洲企业,例如波音 pk 空客,德国汽车 pk 美国汽车。如果中美爆发贸易战,毫无疑问,欧洲将在中国市场渔翁得利。

  从这一高度看,中美早前在华盛顿联合声明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充满诚意和干货的:

  双方同意,将采取有效措施实质性减少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为满足中国人民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和促进高质量经济发展,中方将大量增加自美购买商品和服务。(文 | 刘胜军)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