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广州别样的美

2019-04-15 来源:网络整理|

核心提示:荷叶摇翠的流花湖旁,两位老棋友各自带着暖水壶和矿泉水瓶,沉浸在对弈中;住宅小区的老榕树下,小女孩躲在花坛边听小伙伴捉迷藏的报数声;端午猎德村龙船景的鞭炮白雾中,一个小男孩骑在父亲的肩上用双手紧紧捂住耳朵……这些充满烟火气息的城市生活瞬间

  荷叶摇翠的流花湖旁,两位老棋友各自带着暖水壶和矿泉水瓶,沉浸在对弈中;住宅小区的老榕树下,小女孩躲在花坛边听小伙伴捉迷藏的报数声;端午猎德村龙船景的鞭炮白雾中,一个小男孩骑在父亲的肩上用双手紧紧捂住耳朵……这些充满烟火气息的城市生活瞬间,都被他的镜头记录下来。

  他是卢文,44岁,居住在广州的摄影师,也是《广州日报》资深拍客。八年前,他辞去了稳定的工作,用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人生第一部全画幅单反相机。四年后,39岁的他决定踏上一条憧憬已久的路——自由摄影师。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方晴   图/卢文(除署名外) 统筹/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嵇沈玲

  卢文29岁之前的人生可以说和摄影毫无关系。“我18岁来广州读大专时,坐了整整一夜的轮船才到。”卢文读的是证券投资专业,但他对此毫无兴趣。

  “最早是喜欢画画。我长大的地方是个小乡村,学校连黑板报都没有,更别说正规的美术教育了。我就自己摸索着画,还会在学校会议室的木桌上涂鸦。”1997年,卢文毕业后进入广州一家银行担任柜员,业余仍钻研画漫画,还成为广东漫画学会会员,在《广州日报》《广州青年报》等报刊发表了数十幅作品。

  数码相机的普及降低了摄影入门门槛,让普通人也能享受这一乐趣,卢文便是其中之一。2004年,卢文花2400元买了一部佳能A60数码相机,自此一发不可收。银行柜员的工作很忙,但只要有零碎时间,他就会钻进广州老城区“扫街”。

  2011年,卢文的一位好友突然因病离世,让他感到生命的短暂和脆弱。“是该安安稳稳过一生,还是为自己活一次?”那一年,卢文从银行辞职,四年后,他结束了上班族的生活,成为一名自由摄影师。

  自由摄影师并不好当,,尤其对有轻微“社交恐惧症”的卢文来说。卢文不擅长与人打交道,所以无法从事商业摄影。比起“命题作文”,他更喜欢穿梭在花城的街巷间,拍摄“有烟火味的市井生活”。

  “真实、自然,带着善意”是卢文眼中好照片的标准。春节前夕,卢文带着一架无人机去到增城小楼镇。与其他无人机拍摄的“大场面”不一样,卢文记录了帮家人在地里收土豆的三个小孩,躺在编织袋上得意洋洋地向天空举着土豆的瞬间。

  卢文镜头下的广州,一面是霓虹闪烁、时尚摩登的高楼大厦,一面是人情味浓、烟火气足的大街小巷,还有一面是宁静隽永、带着诗意的老建筑。卢文说,自己最喜欢拍的还是百姓的市井生活。“它们真实、不做作、有温度,带着穿越时间的美感。”

  转型仅4年,他拍摄的作品已获得了大大小小的数百个奖项。去年,他拍摄的《双鱼戏水》获得了广东省第27届摄影展览艺术类金奖。旅摄作品从32万份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进入了2018索尼世界摄影大赛旅行类世界前50名。

数码快照

您在彼岸望着我&
您在彼岸望着我&
2018年春节前夕,承担省级食品安全先进县具体创建工作的我,接受... 详细>>

四海漫游

您在彼岸望着我&
您在彼岸望着我&
2018年春节前夕,承担省级食品安全先进县具体创建工作的我,接受...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