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江发展 杭州向泰晤士河、莱茵河、黄浦江"取经"

2019-10-22 来源:网络整理|

核心提示: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大河之旁必有大城。 从西湖时代到钱塘江时代,拥江发展拉开了大杭州全市域统筹发展的全新局面。 2018年下半年,杭州先后组织了由本地规划编制核心成员组成的两个考察团赴伦敦泰晤士河、莱茵河瑞士段以及上海黄浦江这三条世界名河及河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大河之旁必有大城。

  从西湖时代到钱塘江时代,拥江发展拉开了大杭州全市域统筹发展的全新局面。

  2018年下半年,杭州先后组织了由本地规划编制核心成员组成的两个考察团赴伦敦泰晤士河、莱茵河瑞士段以及上海黄浦江这三条世界名河及河畔名城考察学习交流,系统梳理总结了杭州可以在生态保护、产业转型、政策引导、机构运作、资源平衡等方面向这些国际知名河流学习借鉴的发展思路,并将相关成果融入拥江发展行动规划,助力杭州打造独特韵味、别样精彩的“世界级滨水区域”。

  2019年春节前夕,《杭州市拥江发展行动规划》(以下简称“拥江发展行动规划”)获批,为全市推进拥江发展拿出了行动路线图和任务书。

  泰晤士河:上中下游两岸各有特色

  伦敦,世人瞩目的一个现代而又古老的都市。它因泰晤士河而生,因泰晤士河而兴。泰晤士河从西向东贯穿伦敦,把伦敦城分为南北两岸。

  杭州市规划院副总规划师黄文柳告诉记者:“在拥江发展概念提出之初,杭州就想到要从世界名城名河中汲取发展经验,泰晤士河是大家不约而同最先想到的一条河。”

  具体来讲,泰晤士河的上游可以概括为以田园、大型郊野公园为主的“乡村段”,中游是集合了商业、文化、行政、金融、体育、文化、会展等内容的“城市段”,下游则是嵌入了绿色板块并流向出海口的“工业段”。相对而言,钱塘江上游是以富阳、桐庐为主的城镇及乡村段,中游是杭州城市段,下游则包含大江东工业区并对接入海口。因此,“从地理水文条件,以及同城市的关系来看,泰晤士河与钱塘江非常相似。”

  另一方面,伦敦经过了20年的发展,在城市转型、创新发展方面为全世界所瞩目,“特别是从工业化转向城市化、现代化,以创新引领城市发展,这跟杭州当前提出的目标和要求都非常一致。”

  “我们发现泰晤士河上游非常重视特色小镇、乡村旅游的发展,中游城市段则注重伦敦奥运会等重大活动以及金丝雀码头更新、国王十字车站再开发等重要项目对两岸的带动发展,下游则非常强调工业绿色化。”黄文柳说,这些收获,对于钱江上游重点打造生态田园旅游,中游注重亚运会对两岸带动效应,下游提升工业绿色化、生态化转型都有非常明显的借鉴意义,而很多理念都融入了拥江发展行动规划中。

  莱茵河瑞士段:全域统筹发展效果明显

  作为流经瑞士、法国、德国、荷兰等国家的世界知名河流,莱茵河形成了六大全球闻名的工业基地,其两岸很多区域都是全世界产业转型升级的标杆。

  拥江发展行动规划参与者之一、浙江大学教授韦飚告诉记者,早在2017年,浙江就曾发起“莱茵河和钱塘江的对话”,从莱茵河德国段中吸收环境治理、工业有机更新、产业升级方面的宝贵经验。当杭州启动编制拥江发展行动规划,规划团队又将学习的目光扩展至莱茵河上游的瑞士段。

  将旅游作为重要支柱产业之一的瑞士,以其靓丽的小镇风光闻名于世。黄文柳说,“瑞士不太会让资源在大城市过分集中,而是以政策引导,让资源向中小城镇均衡流动。所以在瑞士,很小的城镇里不仅有老人,也会有年轻人,因为有很好的工作机会可以让人们在小镇安居乐业。”

  记者注意到,莱茵河瑞士段全域统筹发展的理念,在拥江发展行动规划中也有明显体现,其中就包括围绕全市域产业资源进行梳理,对江东新区、下沙新城、钱江新城二期、杭州临空经济示范区、萧山科技城、望江新城、之江新城、富阳江南新城、桐庐富春山健康城、建德高铁新区、淳安高铁新区等一批新城新区建设进行了建设引导,并积极促进流域地区基础设施和功能配套完善。“这体现了杭州全市一盘棋,城乡区域协调发展的思路和格局,也是杭州在都市网络化、均等化发展方面的突破和尝试。”黄文柳说。

  黄浦江:以人为本、还江于民理念值得借鉴

  作为和杭州西湖相当的城市名片,上海黄浦江两岸的发展打造已有30年,其浦江办也有着20余年的运作历史。上海将黄浦江两岸打造成为“人民公共客厅、城市人文魅力彰显的重要名片”的经验做法,也对钱塘江两岸发展有启发意义。

  “钱塘江边的城市阳台、滨江的最美跑道、两岸的灯光秀等,其实都和黄浦江‘以人为本、还江于民’的发展理念是一致的。”黄文柳说,而拥江发展行动规划中涉及的完善人行道、自行车道,形成具有休闲、观光、健身功能的“绿道体系”,打造沿江慢交通、钱塘江黄金旅游线等,更是该理念的深化体现。

  “总的来说,拥江发展是基于生态和文化保护基础上的城市再开发、乡村再发展,不仅要求规划团队跳出原有视野,更要求突破种种壁垒。”黄文柳说,下好拥江发展“这盘棋”,可谓前景无限,任重道远。(记者 刘园园 通讯员 章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