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都农商行隐瞒关联交易,信息披露涉嫌虚假陈述

2019-06-05 来源:网络整理|

核心提示:药都农商行隐瞒关联交易,信息披露涉嫌虚假陈述-新闻频道-和讯网

药都农商行隐瞒关联交易,信息披露涉嫌虚假陈述

文/《号外(北京号外科技旗下)》晓文发自广州

近几年,位于中华药都亳州市的毫州药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药都农商行”),先后荣获了省政府颁发的“全省金融创新先进单位”、省联社颁发的资产质量和经营效益“双十佳”单位、市政府唯一授予的“市民最信赖的银行”等荣誉称号。

诸多荣誉加身的药都农商行却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风光”,报告期内净利润同比增速大幅波动,经营性现金流出现“失血”;虚报、瞒报数据,甚至在年报中刻意隐瞒借款人,并且其中一位借款人与药都农商行竟还存在关联关系,而招股书中却并未披露。正所谓“百虑输一忘,百巧输一诚”,此等行为是否对得起“市民最信赖的银行”这一称号?

营收增速放缓

现金流“失血”

在服务“三农”、服务中小企业、服务地方经济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药都农商行,近年来营收增速有所下滑。

2015-2018年,药都农商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36亿元、12.95亿元、14.74亿元、17.48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38.39%、13.8%、18.62%,2017年营收增速大幅放缓,2018年虽然有所改观,但与2016年不可同日而语。

2015-2018年,药都农商行的净利润分别为3.24亿元、4.29亿元、6.39亿元、7.75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32.46%、48.99%、21.3%。2018年净利润增速出现大幅下滑。

营收增速放缓的同时,药都农商行的现金流却似乎陷入了困境,2017-2018年,其经营性现金流均为负值,出现“失血”现象。

2015-2018年,药都农商行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89.38亿元、20.47亿元、-35.71亿元、-52.54亿元。近两年已经连续出现“入不敷出”的现象,应引起关注。

《号外(北京号外科技旗下)》发现,药都农商行的现金流量表中拆入资金及卖出回购金融资产净增加额,2017-2018年较2015年和2016年也有较大的流出。

药都农商行存在的问题不仅如此,甚至还违反了监管要求。据招股书,,其在2016年度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为18.35%,而监管要求该项指标不得超过10%,已出现了向单一客户贷款超过监管要求的违规行为。

隐瞒借款人和关联交易

信息披露涉嫌虚假陈述

除了营收增速放缓,“造血”能力不足等问题,药都农商行还因虚报、瞒报统计数据被主管部门处罚。

据亳银罚字[2016]第3号文件,2016年8月26日,药都农商行曾因虚报、瞒报统计数据,被中国人民银行亳州市中心支行处以3万元的罚款。

但更值得关注的是,药都农商行不但数据虚报、瞒报,还在招股书中隐瞒关联交易信息披露涉嫌虚假陈述

药都农商行2016年年报和招股书在十大借款人名单中出现重大出入。和招股书两相对比,年报中隐去了十大借款人中的前两位;更有甚者,其中一位借款人和药都农商行还构成关联关系,在招股书中也隐瞒了该关联交易。

药都农商行隐瞒关联交易,信息披露涉嫌虚假陈述

(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

根据招股书,截至2016年12月31日,亳州金地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为其第一大借款人,借款金额为5亿元,占资本净额比重为18.35%,但药都农商行在2016年年报中却未提及这笔贷款。

事情还不止如此,在2016年年报前十大借款人中,药都农商行还又隐瞒了贷款余额排名第二的利辛县城乡建设投资有限公司。

药都农商行隐瞒关联交易,信息披露涉嫌虚假陈述

(2016年年报中披露的数据)

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16年12月31日,利辛县城乡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的贷款余额为2.4亿元,占资本净额比重为8.81%。

《号外(北京号外科技旗下)》发现,建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为利辛县城乡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三大股东之一。而建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药都农商行设立时的发起人之一,设立时持股比例为5.2%,截至2018年4月30日其持股比例为5.08%,为药都农商行的第三大股东。

据此,利辛县城乡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和药都农商行构成了关联关系。药都农商行对利辛县城乡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的放贷行为已构成关联交易,而在招股书中并未披露,涉嫌虚假陈述。

药都农商行年报中为何隐瞒对上述公司的放贷行为,其原因不得而知;但鉴于其中还藏有关联关系,此举或更加令人深思。招股书未披露其中的关联交易,已涉嫌信息披露虚假陈述。药都农商行带病IPO,能否闯关成功,《号外(北京号外科技旗下)》将持续关注。